您的位置: 首頁 >> 雲計算

對話洞見行業領袖高峰論壇

2019.06.07 來源: 浏覽:17次

对话 ? 洞见:行业领袖高峰论坛

7月28日,以科技,洞见未来为主题的青云QingCloud Insight 2016大会在北京国际饭店隆重召开,在28日上午的全体大会上IT Value 发起理事、钛媒体联合创始人万宁,泰康人寿数据信息中心基础设施部总经理杜宇,国家气象局信息中心副总工程师沈文海,北京农商行数据中心总经理肖国彬,中科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左春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

以下是對話實錄:

萬甯:我跟甘泉的感觸一樣,今天有這麽多人參加讓我很驚訝。今天是純技術的會議,我也很喜歡Insight這個詞,所有做技術的人都有這種想法,我們對未來總是有某種直覺,我們需要看到未來技術給我們帶來的機會。黃總開場時提出了一個觀點,我們的技術主管/CIO們正在扮演對未來技術和商業驅動者的角色。的確是這樣,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走向數據驅動型,我們知道這些企業開始利用數據創造新的價值邊界,這是我們今天特別重要的議題。

黃總是2000年大學畢業的,讓我們八幾年、九幾年畢業的人更加感慨。事實就如此,這個世界變化的太快。我們想想,我們大概從90年中國開始進入信息化建設爆發的階段,今天一晃20多年過去了,這20多年給我們帶來什麽呢?昨天,我們注意到中國信息化綱要的發布,中國開始意識到在過去20年間,在座所有人辛辛苦苦進行的關于中國信息化環境的建設,創造了一個可能給我們帶來更美妙未來的機會,這是我們今天會議定位爲Insight的很重要的原因。因爲我們想看看,未來將會給我們展現出怎樣的商業前景,這是我們今天特別希望邀請幾位嘉賓跟我們一起討論的原因,希望他們結合自己的行業經驗跟我們一起看看,未來給我們創造出怎樣的機會?在座各位在做技術的過程中,又會有怎樣美妙的前景?請允許我把幾位對話嘉賓請上來。

這幾位大家都很熟悉,在之前跟黃總和我們青雲市場部溝通時,我們有過這樣的考慮:我們之所以把這樣一個對話放在重要演講之前,這是我對于國內論壇上的過往慣例提出的問題。通常每次圓桌對話討論都放在論壇最後,所有的發言都講完才對話,大家知道對話往往是提問的時候,希望通過嘉賓的對話使我們對這一天的內容有更新的理解,使我們能夠更好的聆聽後面的演講,爲什麽要設計這些環節,今天對這四位嘉賓提出一個任務,希望我們的討論可以給大家帶來啓發,帶來問題,讓大家帶著問題完成一整天的議程。

我们知道过去20年中国真的快速完成了信息化环境的建设,我特别喜欢一个词社会信息化环境或者社会环境信息化,无论怎么颠倒都有一个定义在里面,我们突然发现络、硬件、企业或者个人都在不断的向一个方向努力,我们建立一个非常完善的信息运用的环境,我们的络也足够的宽,刚才甘泉介绍的SDN 1.0和2.0都在这样的技术环境上做的。我相信在座各位也会关心,作为用户,我们的创新从哪里开始,又怎样的目的,环境怎么改变不重要,而是在这个环境下我们做出什么样的价值边界才重要。首先请杜宇先生。我们知道泰康人寿做了很多相关应用,保险行业有着很强的数据驱动。你们有非常大的用户覆盖群,对环境要求会更加强烈。我知道你们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我注意到黄总演讲里的一个个人观点吃螃蟹者获益,你们就是获益的,我们想知道你们从哪里获益,并且希望未来如何做。

杜宇:非常感谢主持人,泰康人寿成立今年正好20年,确实是信息化的20年。2000年,我加盟泰康人寿,至今16年。从小型系统,到系统大集中、保险信息化发展,直到现在互联、雲計算扑面而来的过程,我都参与过。万总说得非常对,这么多年来,金融业在信息化方面作出了巨大的努力,而且已经初见成效。泰康人寿目前在全国有4000多家营业点,遍布全国,包括西藏、海南等36个省市都有自己的分支机构。我们服务的客户达到1亿1千万,每16个中国人里就有1个是我们的客户。在信息化的过程中我们经历过一个很大的变化,大概从两年前开始。我们以前走的是很传统的信息化建设道路,基本跟其他金融机构一样,走着传统金融企业的信息化建设道路。

两年前有一个很大的变化,互联崛起后,市场和客户需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保险产品是一个非刚性、低频的社会服务产品,它不像社会消费产品是刚性和高频的,这时候我们需要在很多方面做转型。所以作为信息技术的从业者来讲,你要支持公司在这样的业务和市场转型中,保证它的时效性和紧凑感。在此过程中我们做了重大的选择,希望腾出一只手,在雲計算、大數據、移动互联上做更多的工作。我们现在提出双模组织,一方面我们需要对于传统的保险体系下的信息系统体系进行支撑和运维,包括深度开发;另一方面我们需要在新的技术领域里做更多的努力。这两年下来,我们的体会非常深。现在看来我们在互联保险和保险互联领域已经走在前面。在技术支撑方面,我们做了很新的尝试,我认为我们的步子迈的非常大。

萬甯:非常好!保險行業的確是非剛性、低頻、數據驅動,你們在兩年前意識到這個變化。肖總,銀行是剛性、高頻,你們的用戶受到了整個互聯的影響,在銀行業領域裏,農商行這幾年發展的非常快,你們之所以快是因爲你們恰好借助技術,成爲所謂的後發優勢,你們如何看待現在信息化環境改變給你們帶來後發優勢的收益。

肖國彬:北京農商行是立足北京的中小型區域性銀行,在銀行業我們還是小學生,今天參會的有建行、中行、民生、北京銀行的代表,我今天是來學習的。談到關于信息化的話題,最近我跟工商銀行張豔總交流,她的理念道出我們銀行業的心聲。銀行業信息化時間很長,在傳統行業的信息化中,可能不算是最差的,甚至是走在前面的,確實由于一些觀念、理念甚至技術的限制,我們在信息化中做得更多的是銀行信息化。現在我們確實面臨很多的競爭,包括利率市場化、金融脫媒、互聯金融,我們正在做思想的轉變,我們要做信息化銀行,我們要立足業務做信息化,這可能是我們最根本的轉變。

关于云技术、大數據,最近我的感受很深。上周末我们在北大有跟百度交流,百度有一句话深深的刺痛了我,百度说他们的机器大概50万台的规模,他们CPU的效率综合使用率在54%。我对自身的信息化、CPU利用率还是比较清楚的,我们跟互联的差距很大。我认为大數據、雲計算对我们来讲确实是机遇,也是一个挑战。今天我们也想跟典型的互联企业青云多多交流,在这方面我们走的步子要更大,既有自身业务发展的需要,也有自身成本压降的需要,更有与互联金融竞争的需要,在这一块我们应该做得更好。

万宁:刚刚杜总提出双模,我们要立足于现有的业务,如何利用新的互联驱动。肖总更直接,我们如何弥合和互联的效率差距。我想问问沈总,气象很早就要利用大數據和计算机技术完成对于气象预测方面的工作。您那里就是新的技术实验场,您如何看待技术对于整个业务支撑的价值和作用。

沈文海:气象部门有自己的特点,从一开始就是纯数据的部门,从数据收集到数据处理到相关信息的发布。气象之所以能够走到现在,和气象科学家对数据的处理、分析、发现以及归纳相关的科学规律是分不开的。大數據在这两年风生水起,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在推大數據。其实气象部门从一开始就采用了很多现在才被大家关注的大數據的理念和方法,比如一些统计方法和分析方法,可以说现在万众瞩目大數據成功案例所采用的方法,气象部门早在几十年前就开始采用。比如气侯统计预报就是用现在的天气现象,发现相关规律。可以说气象部门是一个应用数据比较早的部门,对于许多新技术,特别是新设备(比如高性能计算机)也是应用的最为充分的公益性企业。现在气象主要以数字预报为主,对高性能计算机有很高的要求,只要你生产出来高性能计算机,给我一、两年时间,我肯定可以把CPU利用率使用提高到80%以上,这是毫不夸张的。

但是,就现在的大數據理念和方法,能够给我们气象部门带来哪些新的突破性的科学方面的进展,我们现在还在探索。因为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至今,我们的气象数据基本面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观测数据,只是观测手段发生了变化,比如多了雷达、卫星、摇感等设备,最终卫星、雷达探测出来的数据,还要返回到原来的基本的气象要素,基本面没有变化,只是时空密度大大增加。对于高时空密度的数据,我们如何从中发现新的、过去没有发现过的科学规律,这是气象科学家未来将要做的很重要的、也很艰巨的事情。我们确实有很大的未知空间需要探索。今天是雲計算大会,雲計算肯定会对气象的业务形态、业务效能带来巨大的变化,今天下午的报告我会详细的跟大家汇报。

万宁:我们今天气象和金融坐在一起,这好像风马牛不相及。但沈工谈到很重要的一点,过去我们在气象领域各种数据的获取手段和获取成本蛮高的,现在有了更先进的各种雷达、傳感器等设备,我们获取的数据量倍增,使得我们可以更大范围的监测气侯,我们需要在分析模型上有革命性的突破。而保险和银行业,我们要有更广泛的、更低成本的信息和数据获取的渠道。我们仅就扩大我们数据的获取范围,同时在降低成本方面已经有了很好的创新基础。那么我想问问左总,在很多行业解决方案、尤其是保险行业解决方案的背后都有中科软的身影,那么我们想看看,随着多渠道数据的获取变成可能,并且成本越来越低,其实给保险业和很多行业都带来了新的创新的机会,您如何看待,现在的行业客户如何利用这些新的创新的手段和技能来真正实现创新?

左春:首先,感谢组委会给我的机会。今天就我一个是开发商和ISV,我想从ISV的角度来看行业转型。我们的系统分为硬件、系统软件和应用软件,ISV在做应用软件,可能是保险行业的、气象行业的或银行的。现在雲計算带来的主要的变革最初发生在硬件和系统软件环节,刚才通过黄总、甘总的介绍,我们了解到PaaS层是系统软件的主层,传统上是操作系统、数据库和中间件(包括虚拟化和容器)。我们在传统的企业应用里发现一个现象,我们买了硬件、系统软件、应用软件,但是系统软件的配置并不是很强有力的配置。但是刚才,无论是黄总还是甘总,在系统软件配置层面的介绍给了我们一个很深的印象。像青云这样的企业,无论在私有云还是公有云方面都有很强的实力,填补了现在企业对系统软件强烈的需求。这个需求怎么来的?来源于,传统上,我们的硬件和系统软件比较贵,现在硬件变得便宜,系统软件也开源了,开源以后引出了大量的个性化问题,如果你没有规模,可能做不了这件事。所以从这意义上来讲,青云在系统软件层面还是很有心得的。我们是做应用软件,应用软件是基于系统软件的。当系统软件发生变革时,我们必须赶快跟上,这一点我们认识特别深刻。比如说我们经常会从某一类数据库迁移到另一类开源数据库,如果开源数据库的标准发生了变化,我们的应用就要部分的重写,工作量很大,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对雲計算发展动态还是很关注的。这是一方面,我们要看雲計算公司的技术能力和前瞻性。

另一方面,從開發者或者我們的客戶角度來講,我們關心雲服務商的生態策略,他是不是想自己都做了還是希望有一個寬泛的生態環境,讓大家一起做。通過上午的演講可以看到,青雲非常關注技術、關注開放的生態環境,這兩點對我們來講印象深刻。我們ISV很多,我們會和這類雲公司加大合作,以服務我們的客戶。

万宁:左总提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我们也看到了,甘总在展示的产品全景图的过程中给了我们一个很重要的信号,这个信号刚才左总已经提出来了,是什么呢?其实每个ISV、每个用户都在观察青云,在观察雲計算基础服务提供商,原因很简单,你是不是可以更便利、更低成本,更可管理,等等。这就想继续深追杜总,你一直操盘泰康人寿的双模,两年前泰康就开始进行靠数据驱动或者靠信息技术驱动的保险业创新,在这方面肯定经历了各种问题。在座各位都会关心,当泰康选择并且决定去做的时候,相信会向青云提出很多要求。那么你们如何同雲計算厂商以及左总他们这样的公司配合完成双模的真正建立,既要保证现有业务不断崖式的下滑,还要使得我们真正获得新的客户的边际、获得受益,泰康人寿是怎么做的,在决策层如何说服他们和你们配合?

杜宇:所有變化包括所謂的雙模,最大的驅動力來自于市場和客戶的需求,這是非常明確的。爲什麽會有這麽大的變化,就是因爲移動互聯的興起。我們也看到,這兩年基本在%的互聯和移動互聯的用戶在增長,這種增長使得我們傳統的金融企業不能像以前那樣再按部就班的爲客戶提供服務。從保險業來講,保險業務系統原來不要求7*24,最多是7*9,到了晚上保險業務系統要做很多的offline的批處理作業。互聯來了以後,大量7*24小時的業務需求來了,這是從我們運維角度的來看。從産品角度來講,傳統的保險産品是非剛性、低頻的産品,也許你買了一份保險後,保險公司跟你接觸的機會,如果不做理賠,一年只有一次。

互聯來了以後,需要的産品是場景化、碎片化、互助化的,現在社交文化起來後,需要産品有社交屬性、互助屬性,在産品的研發上也出現很大的變化。在服務的體系上更不用說了,現在每個人都有一部,有人說過可能會變成下一代人們的外挂器官,這句話說得非常有道理。意味著在身上,服務就要在身邊。這些需求的變化導致我們作爲技術部門不能用傳統的眼光,去看待需求的實現,需要有新的方式解決問題。在這個過程中其實遇到了很大的困境。在傳統的思路下,對于金融企業來講,安全和穩定是必須的,這是首要考慮的問題。

我们以前的观念是不会把开源的方案放在核心生产上的,但是现在所有的互联架构的技术、开源技术、雲計算解决方案大部分是以开源的方式呈现的。这时候我们需要做一个选择,哪一种是我们所需要的,既能达到我们对安全性、稳定性的要求,又能满足业务快速响应的需求,这是我们最大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遇到很多技术上的坑。我觉得遇到坑不可怕,就怕你还没遇到坑。所以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和青云做了很多这方面的探讨,目前为止庆幸的是我们遇到了这些坑,也解决了这些问题。

萬甯:具體舉幾個坑的例子,相信大家都想知道,以後大家也別再往裏頭跳了。

杜宇:甘泉先生談到青雲的SDN2.0。爲什麽會有SDN2.0呢?我們上線時用的是SDN1.0,遇到最大的問題是大規模部署時會出現問題,這是蠻大的一個坑。我們上線系統是互聯保險非常核心的財險系統在這個平台上跑,小規模部署沒有問題,當規模大起來,發現它在性能、I/O、調度方面有問題,青雲在這方面體現出了一個技術型公司的實力,很快給我們找到解決方案,很快做了測試,很快上線。現在這個問題解決了。

萬甯:非常好。左總,您是介于青雲和用戶之間提供解決方案,未來杜總提到的這種情況會越來越多。我們以用戶爲中心,基于應用對技術提出要求。作爲您的企業用戶,他們要面向他們的互聯用戶,在這方面中科軟做了怎樣的准備?剛才杜總提到了他們遇到的坑,相信您在服務客戶的過程中,也有很多這樣的坑,能否分享一下。

左春:在系統軟件層面我有兩個方面要講,一是我們應該朝什麽方向發展,二是分析現有的坑以及我們的做法。先說發展方向,像我們這種行業應用軟件開發商,不會滿足于單一領域的開發,因爲單一領域開發基本上對著信息技術部門,在互聯+的環境下必須跨領域。舉個例子,保險如何跟氣象合作。傳統的保險在農業保險裏,要想核損特別麻煩,要到地頭去。現在可能會出現氣象指數的保險,只要有一定的指數就能進行理賠,新的信息化的氣象技術和新的保險理念解決了傳統保險中的問題,這樣信息化的手段就變成了業務的問題,而不是內部管理問題。所以從發展方向來看,應用型的軟件開發商實際要關注客戶的客戶,也就是客戶的客戶面臨的困難的。

另外一個方面,我們做任何一個應用系統都會遇到坑,現在最明顯的坑是我們在系統軟件層面大量應用開源,開源是由社區構成的,而社區往往強調專業化。專業分工有利有弊,它的弊是在使用者的層面的考慮會弱,比如社區不考慮周邊問題,不考慮友好性問題。那像青雲這一類公司就可能填補上開源社區的上述問題。比如在容量上,或者在可用性上、集成性上的不周到。青雲積攢了大量系統級的工程師,可以完善這項工作。也就是說原來社區不太做這件事,這是傳統的所謂的坑。實際上那也不是一個坑,因爲作爲社區就要那樣發展,解決的是更通用的問題。

为什么这一类的问题原来没人做呢?原来一个很大的用户,金融企业虽然招了很多人,首先他买了专用软件(产品化软件),并没有大量用开源,这是原来的情况。另外,像这一类的问题,原来不太被人关注。我买了标准的产品以后,我不太调整。为什么这两年调整变得很流行,这和商业竞争有一定的关系,比如保险,保险原来是一个黏性不大的产品,后来人们发现企业竞争时,我跟你做生意的频度越高、黏性越大,企业的内涵价值越高,就把产品碎片化了,把周期加密了,使得你消耗的IT资源变化了,你要用更便宜的基础环境,包括X86服务器、开源软件,因为你都是碎片化,每一个单笔业务的价值都很低,频率很高,变成7*24,迫使你从scale up的体系结构变成了scale out的体系结构。这个体系结构一转,开源和便宜的硬件变成潮流,我们要跟上这个潮流做应用。

萬甯:左總提出一個非常重要的趨勢,我們越來越要便宜化,因爲社會信息環境提供了這種可能,我們可以用更低的成本實現更大邊界、更多服務場景下,7乘24小時的客戶服務,這是第一個方面。第二,左總提到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場景,就是保險和氣象的合作。我是常旅行者,我現在肯定喜歡延誤險,有萬一延誤還可以有點補償,這裏就涉及到氣象。除了氣象學家要用新的手段完成氣象預測,也在提供一種新的可能,創造更大的價值服務邊界,這部分對技術,比如過去您只是服務于氣象預測,現在可能要服務于更多的商業行爲,比如保險、決策、管理等,從這個角度來看,可能也對氣象這種專業系統提出更社會化的服務性要求,那麽在這種情況下,沈總您又是如何考慮技術和它的結合,如何選擇。

沈文海:气象服务确实是非常庞大、现在还看不到边界的领域,中国气象局从最开始在气象服务的领域中,90年代的时候并没有很大的开拓。到了21世纪,互联快速发展以后,中国气象局开始着力发展气象服务的相关业务,因为气象预报做得再好,最终要体现在服务的角度。与此同时,社会市场上出现了很多以气象服务为主旨的私营企业,而且蓬勃发展,很多在民生方面的服务已经超过了气象部门,比如像墨迹天气、彩云天气。今天下午还有彩云的报告,我很想听一下他们是怎么做的。现在中国气象局确实在考虑这个问题,如何使用新技术对气象服务领域作出更大的贡献,特别在我们自己做服务的同时,能够培育出生态环境,使得我们市场上的气象服务的企业能够在我们环境生态中互相良性的发展。在这方面,确实雲計算和大數據会起非常重要的作用,特别是雲計算在资源的整合和资源高效利用方面会有很大的作用,现在还在讨论中。

萬甯:肖總,剛才您提出一個特別好的問題。在杜總介紹的傳統的保險業務,別說7*24,7*9就不錯了,每晚做批處理也能支持了。但現在坐飛機可以買小碎片保險,明天進水等等小事都可以設計保險産品的時候,服務會越來越細化、場景化、小型化。可能銀行也是如此,原來銀行都要大額業務才要跑到銀行,現在塊八毛也會找到你,甚至你可能會爲了延攬更大的業務,比如水電費、其他支付等提供服務,也對你們提出了很大的要求。這時候發現你的服務邊界在擴大,一定要更便宜的手段完成。現在農商行在這方面有什麽創新思路或者具體的案例。

肖國彬:接著我剛才的說法,傳統銀行業和互聯金融實際上處于激烈競爭的局面。銀行有自己的優勢,包括我們對風險管理、安全性等方面有著數百年的曆史沈澱。但我們也客觀看到互聯金融有自己的優勢,技術優勢、數據優勢、流量優勢。以技術而言,支付企業有支付寶,大概幾千人的規模,其中一半是IT人員;數據的優勢也一樣,互聯企業認爲數據就是他們的核心資産,他們對數據進行深度的學習和挖掘,創造出新的商業模式;對流量而言,大家已經感受到互聯企業天生的流量優勢在于它嵌入了互聯用戶的生活,所以它的場景和頻率比傳統金融都具有獨特的優勢。所以我想簡單從這三方面來談傳統企業如何轉型、應對、取長補短,我們要向互聯學習。

关于IT投入,银行始终比较重视,但客观来看我们的人员有限。我们的IT人员大概是银行从业人员的3%左右,我们和互联金融行业50%的IT人员投入来看,差距是明显的。我认为这方面银行要持续加大对科技的投入,银监会十三五规划也提到这方面,包括薪酬、人员总量、机制、体制、包括成立IT专业公司等方面都要做探索。这方面可以一定程度提高人员的投入,但不能根本改变我们跟互联企业技术的差距。传统银行更需要和一些专业厂商深度合作,比如雲計算,既然我们没有办法自主掌控、定制或者开源一套雲計算工具,就应该和雲計算专业厂商深度合作,拥抱厂商,购买技术,这是一方面。

第二方面關于數據,我們銀行在這方面也在做觀念的轉變,我們現在也在開放,也在多渠道獲取數據。以往大家看到你申請信用卡不批,可能由于我們有傳統的信用卡打分模型,現在看來這一點遠遠不夠。現在國內征信生態也在逐步豐富和發展,現在我們開始逐步和公安、司法、運營商甚至垂直互聯廠商進行合作,共享數據,通過這些數據識別客戶更全貌的風險。銀行自身渠道對數據的挖掘和利用也是不足的,我們互聯企業從用戶登陸站就開始收集客戶行爲,這方面銀行做得遠遠不夠。以往銀行收集的只是財務數據,你動錢了就把你記錄下來。現在我們在做轉變,做到線上線下一體化,多渠道整合獲取用戶的數據。

我舉一個例子,現在我們的客戶到了點,我們可以第一時間發現客戶來了,可以第一時間了解客戶的資産,識別客戶資産投資偏好,知道客戶的某些資産是否最近到期,是否有更匹配的産品自動匹配介紹給他,有了這些數據的支撐,大堂經理、櫃員可以對我們的客戶提供精准的營銷,我認爲大家已經有感受了。

第三個就是關于互聯企業的流量優勢,盡管銀行稍微比保險好一點,我們一定要疊加傳統銀行的生活屬性,包括水電、煤氣、代收費、賣保險都有深度合作;我們也有和互聯企業合作,希望把我們的金融産品、金融屬性、支付功能和中小互聯企業合作,嵌入互聯場景中,讓客戶在使用沒在最大的互聯生態中的互聯服務的時候,也可以感受到金融服務。

万宁:非常感谢肖总,一下就把话题引到下面最关键的要讨论的话题。您介绍了银行的发展,体现了我们的趋势,我们要开放合作,我们尽可能的扩大數據的来源,我们尽可能的运用更多的专业服务商,我们尽可能的挖掘现有的数据。这里有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我们未来更看重哪些专业的技术,包括雲計算、大數據等等。你们现在在银行内更关注哪些技术,可能会使你们更好的融入这个开放的生态里。

肖国彬:在开放的生态上,应该说银行已经彻底地转变了观念,采取一种开放和拥抱的态度迎接新技术。讲一个雲計算的小故事,我们迎接雲計算是多种因素叠加的,一是我们内部的挑战,作为我们的运营部门,大家最直接的感受是我们面向客户提供服务的能力严重不足。在有雲計算之前,我们都是提供物理机。物理机的准备周期,对外服务承诺是一周提供,实际上从业务部门或者科技内部部门来讲,都感受到远远无法满足需求。我们接触青云时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功能秒级的服务提供能力,我专门看了他们的演示,点一个按钮创建虚拟机,大概几秒就提供了,这让我很震撼,也确实解决了我很大的问题,因此内部驱动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是银行的成本压力,这是非常大的因素。今年上半年各大银行的年报披露,银行的利润增长大概在个位数(%左右),随着下一步的利率市场化进程,实际情况可能比大家看到的%更严峻一些,银行内部对于成本的压力是非常大的。尽管我们现在一定程度还保证IT的投入,我们认为在这方面IT部门要主动担当,更大程度的降低使用成本。大家都会想雲計算究竟能不能降低成本,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毕竟我们要买软件。从刚才的数据来看,我对这个非常有信心。如果没有雲計算、虚拟化,我们CPU的利用率大概在20%以下,通过一定成本的雲計算引入,可以提升我们资产的使用率倍,确实可以有效降低我们成本。

第三,我们监管部门对于雲計算做了很多指导,大家都知道,我们认为在新技术方面雲計算只是一个代表,大數據、生物特征、人工智能、區塊鏈等技术我们都在积极推进。

萬甯:進入今天討論很重要的環節。大會叫做Insight,我們想看看未來哪些技術可以幫助我們大家真正實現利益。沈總介紹了氣象希望可以融入更大的生態創造新的服務,您如何看待未來有哪些技術可能會對您實現這樣的商業創新帶來很大的幫助,我們談談未來。

沈文海:从未来的角度来说,我不太熟悉别的行业,就气象部门来说,大幅度的提高效果、效率、效益和效能是我们未来一段时间的主要追求目标。从信息化的角度,我们已经走过了基础设施的建设阶段和技术应用阶段,现在该开始实现整体的功能和资源,以及业务方面整体的高效集成,只要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的技术,个人认为都是我们需要借鉴和引入的。雲計算无疑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之一,其他的像大數據、移动互联、这些方面都是我们需要考虑,也正在考虑的。肖总已经说了雲計算的相关技术,个人认为雲計算至少可以给我们在资源整合和业务流程的优化,甚至再造方面可以提供非常好的机遇和平台,在这方面我们已经达成共识,未来肯定走雲計算的路。

萬甯:左總,我們從ISV的角度更希望看到什麽技術,並把這個技術推薦給我們的用戶?您提到一個很好的角度關注客戶的客戶,相信您客戶的客戶已經把需求傳導到您這裏,我們用什麽樣的技術可以幫助到他們?今天一整天的會議,大家會看到很多技術,您認爲我們應該重點關注哪些?哪些技術可能會費效比更高?

左春:今天上午聽了黃總和甘總的介紹,我們感覺如果和這一類的雲公司合作,確實要看他們的IaaS能力,大家定義的PaaS可能不太一樣,但總的來講是系統軟件能力。系統軟件能力我們比較關注的是數據庫和中間件,中間件的範圍比較大,包括容器、虛擬化。因爲這是我們開發的界面。現在有兩種模式,一種是不動我的開發界面,它進行改進,做場景化的工作。但是交流之後,我們發現它的改進已經到了極限,這時候應該在應用層面做改進。比如原來我們的應用是單應用對單數據庫服務器,也許有一天說這麽大的分布,應該是把你單應用對多數據庫服務器的模式做出來,就像MapReduce的機制實現在應用層面,我們得判斷在什麽情況下,我們的應用軟件也要做這樣的機制配合系統軟件提升的瓶頸。

我們跟青雲合作後發現,他們非常強調技術,我們對他們技術的前瞻性必須保持比較好的溝通,他們發生變化後,我們的應用軟件在解決用戶問題的時候,同時也會發生變化。所以現在和青雲的合作,我們關注他們數據庫和中間件上的變化。另外我們關注它的合作性,有時候技術型的公司,合作態度和合作方向不太好,但是通過我們和黃總見面開會交流,我認爲他合作的友好性、理念給了我們很深刻的印象,我有信心跟青雲把下一步的整體雲的建設和合作做好。

萬甯:黃總和甘總,左總直接把要求提出來了。相信應用的開發和多接口部分未來在技術上一定是一個大趨勢,我們肯定會關注。總是把最重要的話題留到最後,杜總,泰康在兩年前開始這個步伐,雙模組開始進行了一段時間,您認爲在目前來看,一是在未來的創新上,泰康人壽在未來多元金融業務拓展方面還有哪些業務上發展的挑戰,您爲這些挑戰更關注哪些技術,由您分頭闡釋觀點。

杜宇:第一个最大的挑战是要从一个传统的保险企业跨界到互联企业,横向跨界到大健康产业链里,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挑战,即如何通过IT、信息化建设支撑这个体系,这是面对未来最大的挑战。具有的技术要分三个方面:一方面是基础能力。像雲計算这种基础能力对提高效率、存储能力、计算能力等方面,我们现在比较关注具体的技术一个是软件定义,像SDN,我们正在加大做SDN方面的投入;另外一个是分布式技术

對話洞見行業領袖高峰論壇

,我們也在研究跟進。

第二方面是可携带设备方面的发展。泰康人寿已经不是一个纯粹的保险公司,是集团化发展的方向,它的产业链延伸到医疗、医养行业,我们现在也在做可携带设备方面。比如现在流行的AR、VR技术,區塊鏈技术,我们也在跟进。

第三个方面,是大家只知道保险是保险,但保险也有一个很大的功能就是支付。支付功能在健康领域里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现在数据层面,在一个大体系里数据一定是最核心的,在大數據方面,包括机器学习方面,我们都在做很多工作。从具体的技术角度来看,大概就是这些。

萬甯:剛才左總已經向黃總提出了需求。那麽站在杜總您的角度,我剛才關注到黃總和甘總提到生態,這是未來最大的趨勢,關于我們希望建立的這個生態,您有什麽樣的問題或者建議。

杜宇:如果說對于專業廠商的要求,如何爲像我們這樣的客戶提供更好的服務,我覺得首先要産品化,這是很重要的。因爲我們確實看到了很多互聯企業在産品化上做得不足,這是有問題的;二是你要分清,青雲以公有雲起家,要做企業用戶時會發現更多企業對私有雲的需求非常豐富,在這方面是有挑戰的。另外,還需要考量到客戶在既有的IT體系上繼承下來的兼容性、擴展性、可持續性的問題,這是我覺得作爲技術廠商要充分考慮到的,不可能抛棄所有以前的新起家。三個建議。

萬甯:就是要以更開放的方式建立生態,非常感謝。開始我也介紹過,本次對話是希望幾位嘉賓真的把問題拿出來,讓我們知道在這一天裏如何聆聽這個會議,理解青雲組織這些內容的苦心,讓我們知道今天的收獲。我知道,每個人花一天的時間參與一個論壇,這是一個巨大的投入,每個會議的主辦方都要對得起每位嘉賓的投入。

非常感謝幾位嘉賓在他們的討論中充分體現了我們這個會議的價值。杜總從他的業務模式上強調了如何從用戶和市場的角度尋找技術合作商;肖總特別愛用數據,比如我們和互聯企業有四倍相關設備的使用效率的差距,我們只有3%的IT技術人員,我們如何彌合巨大的落差,只有擁抱雲或者說利用現有的社會信息環境實現企業跨越式發展或者叫做彎道超車。比如現在要求一個銀行迅速把IT人員編制從3%擴大到10%,在現在壓縮成本的高壓下,我想沒有一個CIO敢觸碰這個紅線。可能只有我們應用技術才能真正解決,所以我們會更關注技術。左總提到,在目前來看,由于成本和數量規模的擴大,我們更要關心客戶的客戶,這可能是一個很重要的思路。因爲我們越來越深刻地看到,由于互聯和移動互聯的進入,使得我們服務的邊界、場景發生很多變化,可能我們會關心在選擇技術服務時,要從支持服務的時間、服務超邊界、更海量、更廣的範圍等方面的支持上要多考慮。

当然,我们永远无法回避的是成本问题,在座所有的CIO都有一个命题,这个命题永远放在他的头顶上,如何用更低的成本支持更大的业务。我看了QingCloud Insight 2016的大会议程,他们试图介绍一些技术,这些技术将会使我们用更好的技术手段来获取更大的数据信息服务的支持,我觉得这也是我们今天能够在这个会上看到的。刚才几位谈到的,比如我们会关心专业的服务,更关心SDN、分布式,以及通过物联、人工智能来扩大企业的产品业务服务模式,包括银行、保险、气象,甚至在座的制造、物流等,大量行业都要实现跨行业的生态性合作,这可能是大趋势。在这个趋势下,我们对于技术的选择、对云的拥抱就变得像肖总所说的不是我想去走,客观上使得我们必须运用这样的技术,也是给予我们今天聆听会议的核心本质给出的解释。这几个方面使得我们今天的讨论很有价值。

從媒體角度,我想利用一下主持人的便利,杜總、肖總、沈總,我希望有更多的機會跟你們座談、采訪,其實更多的希望帶出一些普遍性的問題,指導大家面對未來。就像我一開始講,我們正站在一個路口,這個路口是因爲社會信息環境的改變,讓我們能夠用更低的成本獲取信息服務的支持。但是本身由于數據量的海量進入,這種規模化的變化使得我們的管理、風險控制等等,成本在增加。我們給每一個做技術的人帶來了新的思考、新的命題。這是我們今天整天的會議上,從Insight的角度給大家提出的最重要的思考維度。希望所有的參會者通過這個角度看待這一天的內容,請大家用掌聲感謝這四位的精彩分享,因爲他們的數據給了我們很多啓發,我也希望今天這個討論真的能讓我們在這一天的會上有更多的收益。最重要的是你可以直接找青雲提問題和提需求。剛才左總直接把命題丟出來,可能平時這種機會還不多,這也是我們用一天時間參與論壇,用這麽大的代價所獲得的收益,再次感謝四位給我們作出的分享,謝謝。

丁桂薏芽健脾凝能治腹瀉嗎
小兒積食發燒怎麽辦
薏芽健脾凝膠吃多久
Tags:
友情鏈接
玛雅之星账号注册【AG集团网址:ag88vip.me】
<